酒小七作品集

酒小七作品集在线阅读

酒小七,八零后,天蝎座,北方人。美食与美人同爱,奇文与奇事共赏。常严谨不足,诙谐有余。性情爽朗,不知忧愁。行事坐卧之间,亦多感慨,行诸笔墨,付诸晋江。其温和宽厚出于其智商之局限,其从容不迫源于其志向之渺小。其作如其人之冥顽,其人如其作之痴憨。人皆言此人常出没于不正常人研究中心,未知真假。已出版 《老婆跟我回家吧》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又名《闪婚》) 《名草有主》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又名《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已完成 《浪花一朵朵》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老婆跟我回家吧》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又名《闪婚》) 《穿越的孩子像根草》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家有穿越男》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重口味》原创-言情-现代-爱情(出版名《不是冤家不相践》) 《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出版名《名草有主》) 《皇后无德》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陛下请自重﹨陛下请淡定》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宋若谷你这个变态我喜欢你》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调笑令》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方蔷》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已完成的短篇 《你爱我么》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我累了》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小屁孩,你终于开窍了》原创-耽美-近代现代-爱情 《见色起意》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小胖》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殇》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已锁 《穿越的孩子像根草》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一个宫女的八卦》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新词强说愁》随笔 《悄悄爱上你》随笔

推荐作家

  1. 路遥作品集
  2. 刘定坚作品集
  3. 李歆作品集
  4. 卧龙生作品集
  5. 呢喃作品集
  6. 岳凡作品集
酒小七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20本
  1. 浪花一朵朵

    作为一个游泳运动员,唐一白光是靠脸就征服了广大人民群众,并因此获封“泳坛男神”的称号。每天,都有数不清的粉丝跑到他的社交媒体里留言叫他“老公”,哭着喊着要给他生“猴子”。有一天,唐一白发了这样一条微博:请大家不要再叫我老公,我是有老婆的人了。两人一狗来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宠物公园,这里猫猫狗狗很多。二白的脾气好,从不招惹是非,因为做过绝育手术,也不近女色,整天只知道傻吃傻玩。云朵把网球扔出去,它高高兴兴地捡回来,放在地上等着她再扔。唐一白捡起网球,“嗖”地一下扔出,小小的网球像一颗飞逝的流星一样奔向远方的小树林,转眼间不见了踪影。二白望着网球消逝的轨迹发呆,背影那个萧瑟啊。然后它突然转过头,委屈地看着云朵:看不到了!云朵囧兮兮地看一眼唐一白。唐一白只好带着二白踏上了寻找网球的征程。云朵留在原地,摸出手机和程思琪聊天。云朵:不小心看到男人的裸-体怎么办…程思琪:看情况。身材好吗?…
  2. 调笑令

    郑少封听了皇上的亲切教导,低调地来了。来之前他给唐天远写了封信,提醒他好好迎接兄弟。唐天远正在策划一场戏,恰好缺个群众演员,得了,就你吧。反正军事系统和行政系统相互独立,郑少封在铜陵县小小地露个脸,不影响他继续在安庆当差。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唐天远搞这么一出,实在是一箭多雕的好买卖。第一,不得罪上官不招惹地头蛇,就把杀人犯给处理了;第二,成功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可以用钱来收买的贪官,与敌人打成一片;第三,本来嘛,唐天远在明对手在暗,此举之后,他给那些疑神疑鬼的涉案人员立了一个明亮又耀眼的靶子,而他自己则站在了靶子的对面。现在,变成了敌人在明他在暗。这些谭铃音都不知道。她现在只想和偶像多交流交流。这可是唐天远啊!唐天远看着谭铃音那副痴呆样子,他觉得心理怪怪的。谭铃音对郑少封的敬仰,至少有一半是源自于“唐天远”这层身份,而另一半则是郑少封的仗义相助,但这也是他唐天远的计策。也就是说,谭铃音的花痴其实是指向他唐天远的。这让唐天远多多少少有那么丝难以压…
  3. 南风入我怀

    她的球路突然变得绵密又凌厉,一下子把小乌克兰打乱了。陆笙连下六局,赢了这一盘。不光赢了,因为是连着赢的六局,她还送了对手一个“隐形零蛋”。最后一局结束时,小乌克兰的情绪已经不太对劲了了。她狠狠地把球拍砸向球网,仰头怒吼一声,发泄情绪。“像人猿泰山,”李卫国不厚道地打趣一句,接着对南风说,“前面所向无敌,后面迎头痛击,这样的心理落差太大了,真可怜…我说,你觉得陆笙会不会把这种心理上的攻击也考虑在内了?”…
  4. 穿越的孩子像根草

    一个人发现了上司的秘密,本来就是一件被上司忌讳的事情,更何况,她发现的是上司本来就不存在的“秘密”,并且她的上司似乎并不认为这秘密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也就是说,她八卦了他的上司,而且是当面地、理直气壮地八卦…苏念念这几天都声称自己得了传染病,不能见人。当然了,似乎除了风净鸣,她谁都能见。这日,宁璧玄吃过午饭,便来探望她。苏念念正趴在桌子上和一只烧鸡搏斗,听到外面有人进来,擦擦了嘴巴便“嗖”地一下蹿到了床上,拉过被子盖上,然后蹙眉呻 吟。宁璧玄一边往里走一边摇头笑道:“不用装了,是我。”苏念念从床上坐起来,说道:“吓死我了。”洛姐姐被她突然其来的兴奋搞得莫名其妙:“你说这个葛粉啊…这是我一不小心发现的…”“姐姐你就不用谦虚了,我知道你也是穿来的,我来自公元2009年,你是从哪个年代穿来的?”…
  5. 多情应笑我

    芳洲的脑袋探出窗外,对小元宝笑嘻嘻道:“小郎君,你这样美貌,可曾婚配?不如,我给你介绍个好人家的姑娘吧?”她本意是逗他笑,哪知他的脸更黑了。林芳洲吐了吐舌头,在大街上又不敢和他说太多话。回到府上时,林芳洲还是一头雾水,没想明白这小子到底生什么气,她小跑着跟在他身边,说道,“该吃午饭啦,你想吃什么?”小元宝没去饭厅,而是一头扎进书房。林芳洲尾随着他走进书房,一下子跳到他的书桌上,盘腿坐着,抱着胳膊看他。小元宝坐在椅子上,俩人虽是面对面,她的位置比他高出不少。林芳洲弯腰,凑近一些,盯着他的脸看。…
  6. 宋若谷你这个变态我喜欢你

    因为我喜欢你。这话我差一点脱口而出,终于在它跑到嘴边时被我给咽了回去。我正不知道说什么好,却见老六拉开门走出来,见到我,笑道:“等你半天不回来,原来在这呢!”我没再理宋若谷,回到包厢。自那之后我就一直没见到宋若谷,直到暑假。我觉得漂亮这个词更适合用来形容史路,他小子是真漂亮,雌雄莫辩的那种美,眼睛大大水汪汪的,黑白分明;唇红齿白,脸蛋又白又光滑…有的时候我会忍不住狼性大发捏他的脸,手感真的很好。我的大衣下穿了一件深蓝色针织包臀连衣裙,黑色打底裤,棕色高跟短靴,脖子上挂了一件亮红色佩饰。一身打扮不算显眼但也还看得过去,史路摸着下巴品评了半天,总算满意了。他还重点夸奖了一下我的腿…
  7. 时光微微甜

    林初宴和向暖觉得咖啡厅不方便, 于是又换了个有包间的茶室。今天他们就在这里备战。茶室装潢风格不错,简约的仿古吊灯, 原木桌椅,桌上摆着绿植, 挨着门口有个屏风。向暖先花三千人民币, 搞了一套貂蝉专用的吸血铭文。为了争这口气,她付出的代价有点大。林初宴说:“如果那人明天不用花木兰呢?”向暖想了想感觉有点不能忍,“那我们就把他打进医院吧…”陈应虎和他们连着麦,听到这里,说道:“貂蝉solo很给力的, 就算那龟孙儿不用花木兰, 用别的, 咱们也能吊打他。”“那是你…”在陈应虎嘴里,任何英雄都是给力的, 都可以玩出花来。陈应虎想了一下, 说:“我认为单挑是对你们有利的。”“怎么会,敌人有十八颗星。”“他的十八颗星, 是靠排位打上去的。”…
  8. 家有穿越男

    这时,一旁的吴钰突然说道:“未必吧,再过些时日,新利会有一个竞标,如果竞标成功,股价涨的空间会很大的。”赵灵似乎看到了曙光,但还是不太放心:“你怎么知道?”“纪元也参与这个竞标,而新利是纪元竞标成功最大的障碍。”赵灵泄气:“可是新利的老总都死了,它的新掌门据说是一个叫什么Luis的人,现在还没露面呢!”吴钰若叹了口气:“说不准吧,事在人为,何况,他们不是又有新的掌门了吗。”于是吴钰的感叹又遭到了冯诺诺的鄙视。…
  9. 陛下请自重

    为了防止有人拿着赃物来换钱,凡是内宫流向外的东西,都要有各宫主子的首肯,宝和店才接受。虽然这些东西在皇宫里受嫌弃,但在外头销路很好。后来,宝和店就不只经营皇宫中的东西。南来的北往的,有什么稀奇玩意儿,你都可以放在这里,让他们给你卖出去。这就有点像当铺了。有的太监不厚道,卖东西的时候撒谎说是宫里的,有些买主眼力好,不会上当,有些就会多花计几成的钱,就为了图这物件的来头。宝和店的门脸儿在外边,但是库房在紫禁城里头。内宫的主子奴才们也可以来宝和店买东西,只不过由于里头的东西都不好,所以鲜少有人来。田七也是没办法了,想淘换个讨巧的物件儿博皇上一乐,也不指望一定能找到,反正无事可做,先翻翻看吧。你还别说,这一翻,还真让她翻出好东西来了。…
  10. 隔壁那个饭桶

    乔风现在已经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淡然了。反正已经够怪异了,不在乎更怪异一点。他弯下腰,唰唰唰,三下五除二,把两个裤脚都挽了几圈。蓝衫黑线,“谁让你挽成这样的?你是要去插秧吗?!”他一愣,“我要去上课。”蓝衫摆手,“放下来重新挽,要那种九分裤的感觉,懂不懂?”“懂了。”九分裤当然就是九分的长度啦,这有什么不懂的。乔风把裤腿放下来,唰唰唰,重新挽上差不多整个裤子百分之十的长度。蓝衫更无语了,“你这样连插秧都会被嫌弃好不好!”乔风觉得蓝衫的要求太苛刻了,他直起腰,在镜子前转了两圈。此刻镜中的帅哥竟然同时兼顾了文艺青年和*青年的气质,堪称神奇。当然乔风自己是没有感知到这一点,他对穿着的适应程度向来高,只要不是裸奔,基本上都能忍。他点点头,“我觉得这样还行,我们走吧。”…
  11. 重口味

    我把削得基本上只剩下核的苹果递给钱唐,小心翼翼地问他:“钱唐,你…还疼吗?”钱唐接过苹果,嫌弃地打量了一下,这才勉为其难地啃了一口。他听到我问他,挑了挑眉,答道:“你给我揉揉就不疼了。”我老脸一红,“流氓!”算了,他还知道开玩笑,看样子应该问题不大吧?钱唐掀起眼睛看我,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儿让我很是心虚,“也不知道是谁流氓,往那种地方踢。”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我错了还不行吗…
  12. 皇后无德

    作为内阁首辅的嫡亲孙女,叶蓁蓁被塞给皇帝当大老婆。大婚当夜,她一不小心把这个在朝堂上威风八面的少年天子踹下龙床。后者当晚干脆歇在某宠妃宫中。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这是双方的心声。从此,给皇帝添堵就成为皇后的日常工作之一。总之这就是两个高智商低情商的二货凑一块磕磕绊绊过日子的故事纪无咎一夜未睡。他一遍遍地想着他和叶蓁蓁之间的对话,想着昨夜两人的软语温存。所有甜蜜欢愉,现在看来,都成了绝妙的讽刺。最讽刺的是,他竟然开始担心她。一个女儿家家的,只带了一个与她一般年纪不中用的太监,出了门,民间的一应人情俗事他们两个都不懂,若是有人欺她骗她,怎么办?若是遇到歹人,怎么办?…
  13. 名草有主

    我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酒,而是被抱得更紧,紧得我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我只有呜呜地低哼着,发泄我的不满。这时,有一个很大的声音突然说:“这首歌是送给沐尔的,从今天开始,我要正式追求她。沐尔,你已经答应我的追求了,对不对?”我觉得似乎有好多人在看我,于是我艰难地抬起脑袋,冲周围的观众嘿嘿地笑了笑。突然,我被人从沙发上拉起,然后那个人拉着我飞快地走出了包厢。我脚步虚浮地被他拖着走,等他停下来的时候,我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呃,这个味道好像有点熟悉。我以为我会憋死,然而我被放开了,呃,貌似只有嘴巴和后脑勺被放开,腰上还被揽着,依然勒得我呼吸困难。我突然感觉胃里一阵难受,一个没忍住,哇地一下吐了出来,呃,好像吐在了谁的衣服上…头顶上一个声音响起,“跟我接吻就那么恶心?”我挣扎着,“嗯,我难受。”…
  14. 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钟原坐在电影社的会议室里,面带微笑地耐心听小杰诉说着角色分配的难处,她要表达的中心思想就是,主角都已经定好了,钟原麻烦你就将就一下演演配角嘛,配角也是很重要的角色啊,大不了给你加戏…钟原听完小杰的话,淡定地说道:“好吧,你们按原计划进行,就当我没来过。”钟原话一说完,小二首先坐不住了,拉着小杰私下里商量了很久,也没商量出个结果来。小二希望钟原能替换下苏言,而小杰则坚持捍卫苏言的地位不动摇。俩人从N个方面做了分析,最后还是僵持不下。这时,沉默了很久的苏言发话了,“这部电影我可以提供冠名赞助,你们的设备也该改进一下了吧?…
  15. 含光/救命!我买的机器人成精了

    她默默地看着那导购。你们这的熊猫,有点无赖啊…导购有些意外,“可能,它比较喜欢你…”说着,蹲下-身把熊猫摘下来。刚放好,它又跑出来了,追着何田田不放,再次抱住她的腿。何田田怎么抖腿也抖不掉这小家伙。导购很尴尬,汗都下来了,她又过来把小家伙摘下去。等到熊猫第三次抱住何田田的腿时,导购直接关掉了它。何田田哭笑不得,一扭头,恰好看到含光牵着嘴角,眼里全是笑意。她一瞬间想通关窍,怒道:“是你?!…
  16. 冰糖炖雪梨

    棠雪和黎语冰是青梅竹马,儿时的棠雪经常欺负黎语冰,黎语冰敢怒不敢言。小学毕业时,在黎语冰的刻意安排下,两人走散,一别六年,到大学时意外重逢。 长大后的黎语冰今非昔比,再遇棠雪,想到儿时种种恩怨,一时意气难平,决定对棠雪展开打击报复……本书保持了作者一直以来的风格和水准,文笔简洁利落形象生动,情节幽默搞笑且合乎逻辑。题材别开生面,细节丰满真实,思想积极正能量。与此同时,感情戏与事业线的篇幅分配科学合理,情节上的推进起伏有度,富有层次感,非常引人入胜。黎语冰抬头一看,棠雪正撑着一把红色的伞,立在雨中望他。  他果断地把书包一扣,重新背回肩上,冒着雨跑向她。  冬天的雨夹着风,洒在他身上,脸上,头上。  棠雪看到他跑近,她举着伞的手臂抬得高了一些,以适应他的高度。  黎语冰走进她伞下时,面不改色地顺手接过她手里的伞。接伞时他的手习惯性地去找伞柄,便虚虚地拢住了她的手背,乍一看像是整个儿用自己的手包裹住她的手。  他的掌心火热干燥,无意间擦碰到她手背上细腻光…
  17. 老婆跟我回家吧

    我有些恼怒,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他。他总是有他的理由,而且每次他干了坏事之后,说的话又总是让人感觉他其实确实做得很正确…这人真是可恨又可可怕啊…江离看到我有些动摇,于是又说道:“你有我这么个老公还不知足吗?我有车有房,父母开明,一表人才,这是硬件条件。我不抽烟,喝酒也少,而且没有不良嗜好,这是软件条件…你承认不承认?”我犹豫着点点头,好吧,这些我承认我低下头,心里有一些难过。原来江离是不在乎的,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抱着我,就像抱着一只受了惊吓的猫,从容而自然。他不会喜欢我的,他喜欢男人。可是,我好像有一点点喜欢他了……
  18. 陛下请淡定

    这臭小子现已不是御前的红人了,孙蕃心想,今天定要好好出一口气。田七看到孙蕃带人向她走来,于是毫不犹豫地拔腿飞跑。孙蕃便在后面狂追,“臭小子,你给我站住!”田七脚力不快,跑不过一群男人,她抱着盒子正不知如何是好,恰好看到街角处一个熟人,郑少封。于是田七跑过去拉起郑少封的手腕,“快走!”郑少封很兴奋,敲着桌子要唱歌。纪征和唐天远都没拦他,田七根本没听到他唱什么,但也跟着瞎哼哼,一时两个醉鬼大着舌头胡言乱语,另两个清醒的还在慢悠悠地浅饮低酌。今夜月色很美,纪征已经让伺候的人都先下去,只余下周围的十几盏美人灯,静静地看着他们欢饮。郑少封捏着一根筷子,两眼发直,他突然说道,“我爹老骂我。”田七答,“我巴不得我爹从地底下爬出来骂我一骂。”郑少封又说,“我娘老数落我。”田七答,“我巴不得我娘从地底下爬出来数落我。”郑少封:“我兄弟都比我强。”田七答,“我巴不得我兄弟从地底下爬出来…”郑少封打断他,“怎么你全家都住地底下呀…”…
  19. 南风入我怀

    南风入我怀番外结局,如果这条路,你不能走下去,那么,让我成为你。——陆笙 Strong is beautiful.——南风是的,南风。 中国迄今为止最有天分的网球运动员,去年横空出世,四大满贯中有三次进了八强,刷新了中国网球男单的最好成绩,今年初更是在澳网中杀入决赛,惜败于卫冕冠军劳伦斯。 虽然只是屈居第二,但这也是全亚洲迄今为止的最好成绩了,说他创造了历史,一点也不为过。更何况,南风今年只有二十岁,他的职业生涯还很长,许多人预言他以后一定能拿大满贯奖杯,连他的对手都如此评价他。 总之,这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巨星。运动员的身体素质都很好,很少有体虚畏寒的。陆笙感觉自己练了几年网球,现在越来越不怕冷了。 徐知遥见状,伸出爪子道,“师妹我也冷,你帮我暖。” 陆笙犹豫了一下,轻轻点点头,只是她“好”字还没说出口,南风却抢先一步握住徐知遥的手。他轻飘飘地扫一眼徐知遥:“师父帮你暖。”第一局第一球,一个无懈可击的ace球,像一把重锤一样狠狠打压着陆笙的气势。 李卫国拧起眉,略带忧心地对南风说,“不行,那个小乌克兰太猛了,陆笙不会第一球就被打懵了吧?”这种情况在赛场上并不少见,通常发生在那些心理素质差、比赛经验少的球员身上。李卫国觉得陆笙很符合这两点。 南风却斩钉截铁道,“陆笙没那么弱。” 仿佛在印证他说的话,第二个球,陆笙稳稳地接住了,虽说由于对手的发球质量太高,她回球几乎没什么攻击力,但到底是没掉链子。…
  20. 裙下之君

    荷花很水灵,显然是刚刚摘的,花瓣粉红色,一片一片围在一起,像个粉色的拳头。他已经把花柄折下去了,此刻手托着荷花,笑吟吟地望着她,“给你。”林芳洲愣了一下,莫名竟有些害羞。她是很喜欢花的,平常总是自己买花,很少有人给她送花。她接过那荷花苞,“谢谢。”“打开。”“啊?”“打开看看。”她有些奇怪,慢慢地把那粉色的花瓣一层一层打开,见那花蕊竟已被他弄掉,此刻端坐着花心上的,是一个小酒杯,酒杯里盛着清冽的酒液,此刻那酒液正随着她的动作摇晃,摇荡出一阵芬芳,酒香混着花香,飘进她的鼻腔里。她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被这样一个小把戏弄得心里热燥燥的。…
顶部
mr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