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侧作品集

袖侧作品集在线阅读

袖侧,【晋江文学城】作者,代表作《自欢》《攻略不下来的男人[快穿]》韩烟烟是豪门千金,这些品牌对普通女人来说都是昂贵的奢侈品,对她来说就只是日常。她当然熟悉。这一句感叹来得莫名其妙,令乔成宇摸不着头脑。 在下一个红路灯处,他又看向她,却发现她的手依然在轻轻抚摸着手袋的金属扣。那金属扣就做成了这个牌子的LOGO的形状。 乔成宇的目光移到韩烟烟的脸上,昏暗的车中,她的目光没有焦点,嘴角没有笑意。她望着那些专卖店巨大的LOGO,带着令人不解的疏离和冷漠。 不知怎地,乔成宇忽然觉得此时此刻的韩烟烟异常的陌生,仿佛她不是他了解并深爱的那个韩大小姐,仿佛她是另外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女人。韩烟烟嘴唇动动,没说话,但是眼睛里流露出强烈的渴望。这渴望不需要演,是实实在在的渴望。 如果别人对某样东西流露出渴望,而恰好那样东西被你掌握在手里,就会令掌握这东西的人产生强烈的掌控感和成就感。韩烟烟克制不住的流露出的渴望,让利奥获得了某种难以言说的愉悦感。甚至弱化了她的女性特征带给他的威胁感。 他心情很好,说:“那你想不想出去……呢?”这种拖长尾音的说话方式,带了点玩弄掌心之物的调调。 因为利奥和韩烟烟都知道,韩烟烟没有别的选择。她实在是太渴望脱离这个模拟系统了。蔺晨冷笑:“火寒之毒,天下万毒之首,无解。唯有设法拔除。可这拔/出来的毒,总得有个去处。古书记载,那中毒之人,吸取了十个人的生命力来续命。那十人尽死,便是因为火寒之毒去了他们的体内。姑娘这功法,告诉我们是可以解毒,其实……不过是将十人合为一人而已。我说的对吧?” 醉醉沉默了很久,慢慢笑了起来:“对又怎么样?” 蔺晨沉下脸:“你会死你知道吗?” 她反问:“那又如何?他是你的好朋友,为他解毒是你多年夙愿。我是你什么人啊?你认识我么你!我生我死,干你毛线事!” 她锐利的逼问:“他活,或者,我活。你只能选一个。你选谁?”

推荐作家

  1. 平江不肖生作品集
  2. 莫言作品集
  3. 李逾求作品集
  4. 南派三叔作品集
  5. 松柏生作品集
  6. 李亮作品集
袖侧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1本
  1. 女王的小鲜肉

    纤细的手按在全是水汽的玻璃上,划出几道长长的痕迹。热水重新打开,哗哗的水声掩住了一切……到晚上关灯睡觉了,郭智还在恨。恨自己又被色/诱了!她枕着廖远一只手臂,而另一只手臂圈在她腰间。他大概是白天拍照累了,晚上又很是卖了力气,这会儿睡得很沉了。可就这样,也不放开她,搂得紧紧的。郭智掰了几下掰不动,他还搂得更紧了,也只能由他了。她看着昏暗的房间发呆。总被色/诱还是其次,她觉得最要命的是,廖远说的是对的。她喜欢他!是的。郭智一直以来不想去面对,稍微一想就会发慌的,就是这件事——她喜欢廖远!那是真正的喜欢。不是在相亲中,衡量硬件,斟酌软件后的满意。也不是成年男女为了纾解,无谓的相互慰藉。她对他的喜欢,是冲动的,有失理智的,想和一个人在一起!…
  2. 攻略不下来的男人

    韩烟烟出了医院,上了车。她早就考了驾照,原本自己经常开车的。但自从她怀孕,姚琛就派了个小弟专门跟着她。韩烟烟让小弟把车开到商场,然后打发小弟去买一样她很喜欢吃的小食。那东西只在店里有卖, 最近的一家店离这里也有好几个街口。韩烟烟自己则找到了商场里一家不起眼、位置也偏的快餐店。江烨在店里等她。确认了韩烟烟就是神秘线人, 江烨的表情一言难尽。他当然是认识韩烟烟的, 他的办公桌上有韩烟烟的全部资料,他还查到了姚琛当初是用什么手段切断了她和她家人之间的联系。穷女学生,漂亮,被重男轻女的家人吸血。有姚琛这么一个男人解救她于水火,给她锦衣玉食的生活,还娶了她,给她名分,对这么一个女生来说,可以说得上是幸运了。听说姚琛对她是真不错的,后来他连别的女人都不找了,为了她收了心。不管是谁,怎么看,都想不出来韩烟烟为什么要背叛姚琛。不要说什么正义与罪恶势不两立,没那么简单。通常黑道男人的妻子,都不会正义到站出来揭发检举她们的丈夫。偶尔有,都是被丈夫家暴,为…
  3. 《泥》作者:袖侧他进了城,才知道人和人,活得这么不一样。有人活在云端,有人活在泥里。她在云端,他在泥里。本文曾名《云泥之别》、《泥泞》,终定名为《泥》。本文熟女向,慎入。CN控、双洁者请止步!她跟他耍那些小聪明,小手段。因为是为了跟他在一起,为了勾引他,拿捏他,他便含笑接着。可现在,她却又开始耍她的小聪明了。要是别的什么人,他也就一笑而过了。强留女人,本就是件没品的事情。不稀罕他的人,他也不会稀罕对方。可顾清夏不是别人。一想到她如此缜密的处心积虑,想不动声色的摆脱他,他就满腔怒火。愤怒之外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被辜负了的憋屈,堵在心里,堵得他要生要死。若是别人敢把他当傻子糊弄,他必得给对方点颜色看看。可是顾清夏………
  4. 人海中的你

    男人体重、气息、唇舌!他的手那么有力, 揉过的地方都发热。杜绡燥热迷乱了起来。她已经不知道两个人这样在沙发上唇齿纠缠了多久。石天呼吸急促,和她的呼吸凌乱交错, 在安静的房间里放大,像催情剂。直到身体突然感受到凉意, 杜绡颤栗了一下, 清醒过来。石天把杜绡的针织衫和内衣都推了上去,杜绡的美丽娇嫩就这么暴露在他眼前。那皮肤雪白, 在明亮的灯光下刺目耀眼。他搓摸揉捏过的地方, 颤巍巍离他的鼻尖只有十公分不到的距离。石天一瞬间感到了晕眩。多巴胺在大脑里炸开, 荷尔蒙在身体里乱窜。他像杀红了眼的将军,只想提枪上阵, 劈荆斩棘!但下一秒杜绡就把衣服拉了下来, 遮住了那让石天想要爆炸的娇嫩美好。石天抓住了杜绡的针织衫, 声音喑哑:“绡绡……”杜绡的手也紧紧扯住针织衫,声音微颤:“不行……你答应的……”石天说过,她要是不想继续就告诉他,他答应了一定会停下里。他还说,他要是不听,就让她咬他!杜绡已经做好咬他的准备了。…
  5. 你是我微甜的光

    她只是心底隐隐的产生了不安的、空落落的感觉,她还没有意识到,她其实就是失去了安全感。曾经遮风挡雨的家回不去了。曾经小心呵护她的父母兄长收回了他们的手。以后风风雨雨的都要她自己去面对了。杜绡这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漆黑的水面,细窄逼仄的小船,她坐在小船上飘飘荡荡。向远处看,岸上似有灯火,隐约看到三个人的身影,很熟悉。她拼命向他们招手。可是岸上又来了一个人,那人还抱着个小婴儿,拦住了她有着熟悉感的几个身影。她身下的船就越漂越远,越漂越远……周五早上就有黑眼圈。石天问起来,她说:“晚上睡得浅,一直做梦,也不知道梦见什么,就觉得梦里特别难过。”石天就说:“那你眯一会儿。”他目光明亮,声音温柔。每天都护着她一起挤到车厢门和座椅的夹角处,因为这里就形成了一个小角落,他撑开双臂,能给她挡出一小块空间来。杜绡就依言闭上眼睛养神。真的困了,竟打了个盹,头一歪,撞到了石天的胸口上。她一下子就醒了,瞬间睁眼,鼻端却嗅到了一丝极淡的男孩子的体息。和女孩身上的气味截然…
  6. 如果你是菟丝花

    曹阳心里这百般不是滋味的滋味哟,真是难以用语言描述啊。“你不是上班吗?过来什么啊?就卷个被子,我又不是自己弄不了。”“真的别过来,我哥过来接我呢,不是说好了吗?”“书也没事啊,有我哥呢,搬得动。”“你别操心了,好好上班吧,我收拾宿舍呢,先不说了,挂了啊!”夏柔挂了电话,嘴角微翘。“魏师兄吧?”庄晓贼兮兮的凑过来问。夏柔笑着“嗯”了一声。“怎么,他还想翘班过来帮你卷被子啊?”谢芸从床上探出半拉身子,诧异道。夏柔抿着嘴笑:“他说年底了,基本没什么事了,领导也不管了。”“哎哟,酸死了酸死了!”…
  7. 桃花绚烂时

    从早上原嫣和顾丞谈过了之后,顾丞果然一天没有睡觉。原嫣在放学前专门去找了李老师一趟,跟他聊了聊这几天班级风气的改变,还有她跟顾丞的沟通。早在她小学的时候,原振就教她,成绩和功劳都不能是虚的,必须实实在在了,但成绩要做在明面上,功劳要摆在亮光下,让人看得清,得到应该和付出成正比,不要劳心费力去做无名英雄。原嫣被教得很好。自己这是捡到一个什么宝啊!李老师看原嫣的目光慈爱得要滴出水来了!从高一接手顾丞,李老师就发现他是个不好管的孩子。他倒也不会特意跟老师对着干,甚至对老师还挺礼貌尊重的。你要是说他,他就“哦”一声,说:“我尽力。”转过头去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又懒散又消极。偏偏又是一个回回考第一的大宝贝蛋!真是让李老师头秃!李老师是顾丞的老师,但不是顾丞一个人的老师啊,他有一整个班的学生呢,他得对这些孩子都负责啊!上个礼拜班里突然风气大变,李老师已经知道还悄悄观察了。这个原嫣,简直是活神仙啊!一来她就当班长,一当上班长她就把顾丞也逼上了梁山,三下两下的,顾…
  8. 自欢

    马瘸子的冷血,偏越来越多来投靠他的人,大多是昔日同乡。日渐就成了他的大包袱,叫他一直撑得好辛苦。如今给这些本乡本土的乡亲们找到一棵大树来依靠,他也算对得起他们了。这便拉着他倾慕已久的范伯常喝了一场,哽咽着说了两个时辰的话,大醉方归。范深与竹生道:“包秀,常人也。胜在一分血性,一分宅厚,可用。”便让包秀领了个参军之职。顾名思义,便是可以参赞军事。实际上,挂这个头衔,具体干什么,有没有实权,全凭上面指定。包秀倒是无所谓,这几年让他心力憔悴,已经没了年轻时一场小酒便豪气干云的状态。他就是想卸下包袱,再找个容身之地。他是书吏出身,本身就是读书人,又自己独立支撑了数年,虽然军事上不大行,到底有过这些经历,眼界就跟旁的人不太一样了。竹生和范深都不舍得冷待他,只待磨合磨合,要将他用起来。最缺的,是人,比人更缺的,是人才。对范氏翎娘身居户曹这样重要的职位,包秀竟没什么不适之感。出于一个读书人对信阳范氏的仰慕,他甚至还发出“不愧是信阳范氏,女子亦有才”这样的感叹。翎娘…
  9. 邵棠的位面

    女人对英俊又强壮的男人的赞美显然十分受用,矜持的笑着。生化人的甜言蜜语像不要钱似的往外倒。很快,在酒宴还没正式开始的时候就得到了美女的电话号码。邵棠:“……”怪不得今天穿得这么风骚!好歹把那壶灵酒还给我,别顺势就往自己怀里塞啊!厅中的灯光忽然暗了下来,乐队拉起了一段应景的乐曲。大家纷纷向前方聚集。有穿着船长制服的男人登台走到麦克风前,脱帽向众人致意。“女士们先生们,尊贵的客人们,请允许我带给大家一个惊喜!著名音乐家马克菲·赛纳先生,刚刚结束了他的采风之旅,于两天前登船。在鄙人的盛情邀请下,塞纳先生愿意在今晚为我们演奏一曲他的新作。女士们先生们,为我们的好运鼓掌吧!有请——著名音乐家、钢琴大师、茱莉安音乐学院副院长、终身教授马克菲·塞纳先生!”掌声如雷般响起,乐队配上应景的登场音乐,射灯的光打向某处。有头发和胡须都花白,穿着黑色礼服的男人万众瞩目中矜持的登场。他走到台上,什么也不说,只是扬起双臂。…
  10. 我的女孩我来宠

    那种自信的神态和说话时的气场,杜绡和他交往以来,还是第一次在他身上看见。她常看到的多是他含情脉脉,傻瓜似的看着她,动不动就脸上发烧耳根发红的模样。她突然想,石天在职场中是什么样子的呢?他是个程序员,难道不是每天坐在电脑前机械的敲键盘写代码,话都说不了几句的吗?“难道不是这样的吗?”她忍不住问石天。这也不怪杜绡,实在是说起“程序猿”这个群体,人们立刻联想到的就是厚厚的眼镜、条纹t恤、格子衬衫、张嘴嗫嚅就是说不出话来这种刻板的形象。石天竟无法反驳。手下四十个来个程序员,他每天在办公室里至少能看到五六件条纹t恤,七八件格子衬衫。至于眼镜……他喊一嗓子,大家一抬头,一大片反光什么的……石天沉默了一下,忽然说:“我是主程。”“嗯?”杜绡眨眨眼。“我们做游戏的,分运营和研发两大部分,运营就不说了,研发部分又分三大块,分别是策划、程序和美术。”他条理清晰的给杜绡讲解,“策划的总负责人叫主策,美术的总负责人叫主美,程序的总负责人叫主程。”他再次强调:“我是主程…
  11. 云泥之别

    她说着说着,表情忽然有点迷茫:“我跟你说……我现在每天啊,一回家,打开门,洗个手的功夫,热饭热菜就已经摆上桌了……就这种感觉吧,没法跟你形容……”“我知道,不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顾清夏凉凉的说,“所以你是打算养着他了?”老婆孩子热炕头?郭智琢磨了一下,有点醍醐灌顶。她就说她一直觉得那种感觉应该有个什么话可以来形容呢!她张开拇指和食指,像个男人似的眯着眼睛搓了搓下巴。“其实也不是不行……”她沉吟,“我负责挣钱,他负责在家……想一想,也挺好的……”她还真认真考虑了!顾清夏无语望天……花板。李盛被顾清夏嫌弃了,周六只好乖乖回家看太后去。家里人多,吃起饭来还真热闹。“你上次说的那姑娘,到底什么时候能带来给我看看啊?”太后念念叨叨。“快了快了,”李盛敷衍,“明天我就要去见她闺蜜,马上就彻底转正了。”闹半天,他们家这位素来自命风流倜傥的爷到现在还没转正呢?一家子从老爷子一直到他大侄子,有志一同的撇了撇嘴,表示了嫌弃。啧!“这姑娘到底什么样,你跟我说说。”太后心急…
顶部
mr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