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阙作品集

十四阙作品集在线阅读

十四阙是《东西动漫社》的现任主编。古龙迷。双子座。外号“植物杀手”。 中文名 十四阙 别 名 植物杀手 职 业 主编、作者 主要成就 《东西动漫社》的现任主编 代表作品 《千年》、《风烟引》、《密探风之少年》等纯真与禁忌之间,情爱如昙花一现,一瞬已过千年。我修炼千年,又渡过三千年的劫数,这般辛苦,所求不过是见到他,在他面前开花。(优昙) 那些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见过的人,在脑海中慢慢浮现。十六年的岁月弹指而过,几千年的岁月像渗在水中的颜料,一点点地弥漫开,绽化出无边颜色。她在玉的折光中看见自己的脸,不属于红尘的容颜,那是一朵花,消立在浮世之间。她的名字叫--优昙。三年。我学刺绣,整整三年。这件事吓到了很多人,在他们眼中,我,风纤素,根本就不是个女人,当然更不该是个拿针绣花的女人。因为没有女人能当上天下首富宫家的总管;也没有女人敢拒绝定远侯的求婚,更没有女人舍得毁弃自己的美貌。彼临为了寻找她,穿梭于不同时空。 后来阴差阳错救了欧若拉的真身雏,不知其就是欧若拉的彼临一直将其带在身边度过了千年快乐时光,原本以为快乐的日子就次可以一直走下去,却不想在古埃及胡夫统治的时代遇到了欧若拉的分身赫丝公主。虽然因为国有旱情的缘故,一切从简,但封后毕竟是大事,一时问,无数桩事情堆到了一起,忙得她焦头烂额。 这一夜,她在宝华宫中处理事务,曦禾则坐在她身旁很安静地画着画,大概在戌时,外面传来一阵梵乐,悠悠扬扬,好不动听。 曦禾抬起头倾耳聆听了一会儿,忽然把手里的笔一丢,开始哇哇大哭。 姜沉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谴宫女去探,没多会儿,宫女回来禀报道: “娘娘,那是从端则宫中传出来的,据说是姬贵嫔在给淇奥侯做法事超度呢。” 这下姜沉鱼手里的册子也啪地掉到了地上,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双手空空,合也合不上。 姬忽选用的音乐与她之前听过的全然不同,并无哀痛之意,反而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洒脱。但听在耳中,心中更伤。姜沉鱼听着听着,忍不住走出宫去,顺着音乐一路前行,最终来到凤栖湖前。

推荐作家

  1. 金庸作品集
  2. 红猪侠作品集
  3. 袁腾飞作品集
  4. 沈璎璎作品集
  5. 温瑞安作品集
  6. 石钟山作品集
十四阙小说全集
绿色标题的书籍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8本
  1. 风烟引

    一念至此,我便俯下身,想拾起方才掉落于地的那把剑,以备后患。岂料,手刚碰到剑柄,斜刺里倏的一物飞来,“咚”的敲在剑身上,顿时震的我整条手臂发麻,拿捏不住,那剑便又跌回在地上。定睛一看,居然是……我眨了眨眼,没错,正是我家世代珍展所用的请贴,缘银翠叶!不待我吩咐,身边的金昭已伸手把它拣了起来,就着亮看了一眼,面色忽然变的很古怪,转手递给我道:“大小姐,您……看。”我见她脸色大变,心下已猜到了几分,饶是如此,乍一见翠叶上的那几行字,还是不禁震了震——“缘银翠叶,致邀萧君,春日洛阳,初七盛会,扫花以待。”致邀萧君……不错,就是那张被萧左耍无赖占了去的请贴。一霎间,初见那日的种种无比清晰的浮现在我眼前,那厚脸皮的坏小子,那看不起人的大小姐,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是那样的鲜活生动,仿佛有人在我面前搭起了一台皮影戏。…
  2. 仙雷滚滚来

    仙雷滚滚来作者:十四阙楔子为了我的61“什么?景家要退亲?”拍案而起的声音,惊动了垂帘后昏昏欲睡的江夜白。她揉揉眼睛,从琴案上直起腰,顺带给了一旁的丫鬟一个询问的眼神。丫鬟此刻正处于和拍案人同程度的震惊中,一副被雷劈中的样子。帘外,江家的当家主母继续发飙:“景家为什么退亲?”江夜白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察觉到头上方有什么东西,一个激灵,睁开眼,就看见言师采正炯炯有神的盯着她。她下意识就往墙那头缩了一缩:“干嘛?”言师采此前几天,又陷入了昏睡不醒的状态。按花阴醉的话说就是“又被壁虎附身了”;按白莲的话是“又病了”。因此江夜白才得以清闲。没想到此刻她又醒了,而且还半夜三更跑她屋子里盯着她的睡容看。一想到这点,江夜白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于是往墙又缩了缩:“那个……你不睡觉看我干吗?”“这是个机会!”天外飞来的一句话。江夜白没明白:“啥?”言师采朝她凑近:“再过一个时辰,拜师大典就开始了。我想过了,要想扳倒景源,这是最好的机会!”“……”这位姐姐还没放弃哪!“你想…
  3. 琥珀森林

    波浪般的长发在阳光下透着乌黑的亮,配以朱红色的连身裙,像一团火焰,灼烧着周边的一切。 苏虞眼神微滞。 又是……红裙子。 眼前的一幕,和记忆中某个不堪的画面重叠——交错——再层层淡去。 她怔怔地睁着雾蒙蒙的眼睛,注视着马路那边的两个人,冥冥中好像有只无形的手,在这一刻,掐住了她的心脏。 一旁的苏禾已啧啧说道:“哇哦,大美女哦,是叶一的女朋友吗?” 温言卿冷哼一声。 苏禾继续八卦,“太子爷就是太子爷,找的女友挺有品位啊,那妹子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九头身美女呢。” 听见九头身三个字,苏虞眼睫微颤。 温言卿斜瞥苏虞一眼,唔,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矮子,确实不符合主流审美。 苏禾又说:“打扮也很时尚,光她那个包,是我们杂志曾经主打介绍过的DeviKroell Alligator Hobo,值这个数。”她举起六根手指摇了摇。 温言卿再看苏虞,嗯,朴素的黑衬衫白裙子,加起来价格都不会超过一百块钱。 “啊啊啊啊!她手上戴的镯子是SS去年的经典款啊!”苏禾激动地拍了拍…
  4. 祸国

    祸国 作者:十四阙【内容简介】修罗姬之祸国以线为绣,可织岁月;以心为绣,可织江山。一座宫廷,怎能困住凤凰?我命由我不由天!“和你不同,我喜欢花。”姬婴索性合上书本,起身也走到窗边,望着夜雨中依然怒放的花卉,眼神温软,“我觉得花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物:它们最初只是普通的叶芽,毫无特点,也不起眼,但是一旦绽放,就会美丽尽展,显得格外与众不同;而且那美丽又很快就会凋零,本来是遗憾,却因为会结出最最重要的果实而有了另一种高度上的价值……”说到这里他停了一停,眸色深深,似有氤氲,如夜月下雾气弥漫的幽湖,令人看不出真实的表情。片刻后,姬婴轻轻将窗合上,低声道:“不过你说的对,此处的花……的确香的有些过分了。”薛采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轻哼道:“是吧?没想到,卫玉衡的胆子还挺大的。”“未必见得就是他。”姬婴走回案旁,以食指轻叩桌沿,低头沉吟。薛采用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地望着他。姬婴侧头,看见他这幅跃跃欲试的神情,不禁笑了:“考考你,当一个人身陷困境时,该怎么办?”“判断目前的困境究竟是什么,以…
  5. 琉璃听雪

    那小猪莫名其妙遭遇灭顶之灾,自然拼死挣扎,扑腾出了满地的水,杂役们只管死捺着不撒手,一时间,这个大喝“按住后腿!”,那个大叫“它的鼻孔露出来了!”,夹杂着小猪的凄厉叫声,院子里顿时乱得跟开了锅了似的。片刻之后,小猪终于气绝而亡,翠屏立刻拿一大块油纸将缸口严严实实地罩住,抬头对万俟菀笑道:“三小姐,您这究竟是打算做什么啊?以前只见您摆弄草啊树的,今儿个怎么作弄到畜生头上来了?”万俟菀本也正纳闷沈迦蓝到底想干什么,翠屏这么一问,反倒令她心中灵光乍现,忽然间明白过来。她是定南王妃的义女,又与璟鸾交好,自小便常来王府走动的,因此府中一干下人们都对她颇为了解,无不知她对断案一窍不通,却喜欢研制一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将这些东西说成是她要的,比较不容易让人起疑……不用说,这一定又是沈迦蓝的注意。那小子,倒是够谨慎仔细的!她暗自哼了一声,拿话敷衍了翠屏两句,打发她去了,刚要转身进屋,却又站住了,眯眼瞅着廊下那个神神秘秘的大水缸,半晌,高声唤来一名婢女,吩咐道:“去跟你们方总管说,替我找一…
  6. 海豚不哭

    全透明的宽敞建筑,将未来风格和明亮光线完美结合在一体。根据一旁的音色提示牌可以得知,此建筑利用扩音器播放特殊鸟类叫声使周围栖息的鸟类免于与玻璃相撞,真正是人性化到了极致。走过玻璃门,一眼望去,枫木铺制的地板光洁如镜,每一样东西都井然有序。一种名叫“智慧”的东西渗透在每个细节中,让人为之惊艳屏息。这是顾烟希第一次领略到建筑之美。不得不说,光从这幢教学楼,她就明白了为什么百年季氏可以经久不衰。那就是——永远走在时代的前端,永远超越大众的想象。对比之下,银盒的复古风,反而像是对古时文明的简陋抄袭。顾烟希忍不住对没来这里上学又后悔了几分。走过宽敞明亮的走廊后,出现在眼前的是八道门。第一道门内,依稀可见人影。她敲了敲门:“您好,打搅一下——”那人背对着她,没有回应。她只好自己推开门走进去:“不好意思打搅了,您好,我想找个人,不知道您方不方便……”对方还是没有回头。顾烟希只好再靠近些。笔直乌黑的长发,简单素白的衣裙。黑白二色,宛如剪影。再走得近些…
  7. 流光夜雪

    宓妃色的眼神顿时变的尖锐了起来,定声道:“是。你没理解错。”万俟兮沉默了一会儿,道:“嫉妒与憎恨,从来都是导致悲剧的两大魁首。夫人真的确定,非要除去题柔不可么?”宓妃色一下子站了起来,抿起唇角,神色虽有不悦,但依旧和婉地说道:“我知道公子是聪明人,所以才一开始就没打算瞒你。公子如果想劝我,就不必了,我不会改变主意;如果公子觉得有悖良心,不愿帮忙也没关系,我可以另找别人。据我所知,万俟家的家规中有一条:不得泄露雇主秘密。想来公子虽不帮我,却也不会拦阻我,对不对?”万俟兮的眼睛在闪烁,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他,看起来非常悲伤,全身都流泻出一种深邃的无奈。宓妃色的心颤了一下,放软声音道:“公子是明白人,其实争宠夺权这种事对大户人家,尤其是我们这样的家族来说,根本是司空惯见,不足为奇。不欺人就会被人欺,尤其是我们女人,所有的身份地位,都得看你嫁的这个男人宠不宠你。我是商人的女儿,一出世便低了别人几分,无论怎么漂亮怎么能干,都只有给人做小的份,为了立足脚,我付出的心血比任何人都…
  8. 七夜谈

    我真愚钝,姐姐在六年前便已顿悟的事情,我却直到现在才明白。我颤抖地望着眼前这个瘦得已经不成人形的少年,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一样柔软的东西忽然覆了过来,慢慢地擦掉了我的眼泪,抬眼,是他在用手帕帮我擦眼泪。“别哭。”秦冉如是说,“没什么好哭的。生老病死,你是大夫,难道还看不透?”我却哭的更凶。我看的透,我见的多,但因为对象换成是你,所以我……舍不得。你不明白,你始终是不明白的,那些为你倾倒的女孩儿们是在用什么样的目光和心态凝视你,你……完完全全的不知道。一如此刻的我。一如从前的姐姐。他道:“其实,我两年前就该死了,多活的这两年,已经是赚到了。”“我不明白……”“两年前,就在这里,雪崩了,我和将士们全部被压在雪下,动弹不得,我身边本来还有四个人,但慢慢的他们都死了,我觉得我也坚持不下去了,就在昏昏沉沉半醒半梦之际,我感觉到有个人在为我披衣。”…
  9. 祸国·式燕

    《祸国·式燕》作者:十四阙编辑推荐万千读者翘首以盼的长篇古言系列,荣获“第三届华语原创小说评选”2018年*值得期待出版新作奖。祸国一出倾天下!从世家少女到大燕皇后的破茧蜕变之路!畅销书人气作家十四阙古风权谋传奇『祸国』系列再启新篇——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十四阙,畅销书作家、编剧,微博着名萌宠博主,粉丝数超340000。擅古风、奇幻、悬疑题材小说,文字温暖励志,直扣人心,多部作品影视化筹拍中。一个男人的轮廓出现在那里,手持长刀,身穿盔甲,是名武将。“臣来了。”那人对他一笑,像一道煦暖的风,能够拂去所有惊恐和畏惧,“殿下,别怕。”“你父是个十分机警之人,而且武功高强。他在街头与姑父对话时,便已察觉到车上还有一人,也听到了便溺之声。但见方清池极力遮掩,便假装无事,任其离开。与此同时,他接到太傅密笺,说太子失踪,要各地官员私下暗访,务必尽快找到我。”谢长晏恍然道:“所以我爹爹对方清池起疑了。”“是。为了保密,他假借巡海为由,协同心腹包抄船只,将我救了出去。交战中,他…
  10. 千年

    虚拟时空的爱:千年 作者:十四阙千年(穿越时空的爱)那些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见过的人,在脑海中慢慢浮现。十六年的岁月弹指而过,几千年的岁月像渗在水中的颜料,一点点地弥漫开,绽化出无边颜色。她在玉的折光中看见自己的脸,不属于红尘的容颜,那是一朵花,俏立在浮世之间。唇角轻涩,为何我那一千年里会撞见她?“人道春色新,三年不见春。虽有清洌水,难洗亡国恨。”伤痛亡国的人是我,应允计策的人是我,说服西施的人是我,因承欢仇主而倍受煎熬的人亦是我……只因我不及她美丽,所以浣纱溪边,那儒雅男子策马而来时,第一眼看住她,眸中再无他人的存在。范蠡,呵,那个男子啊……他是神安排给我的劫数啊,可是西施,你以你绝世之姿,轻轻易的就夺去了我追寻了千年的缘分。只是当时,是不知的。因为不知,所以在看见他们凝眸相视的那一刻,我便退出这场角逐做了个祝福之人。然心中凄苦,亡国之恨,失情之苦,两相折磨下,容色早衰,郁郁而终。我自凡身里悠悠飘起,回首见馆娃宫中哭声一片。那绝色女子拉住郑旦的手哭道:“姐…
  11. 逝去的欧若拉

    逝去的欧若拉 作者:清歌漫,十四阙楔子我第一次看见那个女孩子,是在一个春日阳光明媚的下午。当时广场上有很多人,她坐在喷泉旁的露天长椅上,穿着一条样式古朴的裙子,望着街上来往的车辆行人,面露好奇。她的五官异常清秀,淡淡的眉薄薄的唇,眼珠和头发的颜色也都很浅,给人的存在感有些模糊,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第一眼注意到她,然后,便再也转不开视线。赫丝盯着某个方向,就那样一直看着、看着,仿佛失了神一般。彼临也不再说话,在她身旁坐下,倍觉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月亮渐渐的淡去,朦朦胧胧的晨曦映进来,房内的气氛不但没有随着阳光的到来而有所减轻,反而越来越沉郁。赫丝抬起一只手遮在眼前,从指缝间看出去,整个世界笼罩在金与黑的交界中,模糊不清。她咬了下唇,开口,声音低得像在哭:“我十三岁时,诅咒阿蒙,诅咒他为什么让胡夫这样的人当法老,恨不得他快点死掉,这种人活在世上只会害更多的人……但是,现在当我听说有人竟然求你让他死掉时,心中竟没有感觉到丝毫欣喜与痛快……真奇怪啊,这种阵阵抽搐着的…
  12. 那么多年

    那么多年 作者:十四阙正文 楔子我跟着那盏灯笼,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灯笼被提在一人手中,他身穿白袍,长发垂腰,纤长的食指上戴着一只黄金指环。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跟着他走,或者说,为什么看见那盏灯笼的第一眼,就像被某种东西粘住了,情不自禁的朝它飘过去。荒凉的平原上,触目所及一片灰青色,包括前方的那条河流,在阴霾的天色下,呈现出灰蒙蒙的波光。陈非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听到最后,已经分辨不出他在说些什么。只知道眼前的世界越来越模糊,最后为无边无际的黑暗所覆盖。昏天昏地,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过了多久。依稀有人在我耳边叫道:“喂!喂!”喂是叫谁?叫我吗?那个陌生的声音又道:“你现在是不是很难受?你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很难受吗?不,不是难受,就是怪怪的,犹如整个人漂浮在空中,没有任何重量。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这个房间是全封闭式的,里面的空气非常有限,你没发觉陈非已经一直在闭气,好把所有的空气都留给你吗?不过,即使是这样,你也坚持不了多久,再过半个时辰后,你就会窒息而死。…
  13. 不等式

    在一起的话,每年的今天可以一起去看这颗星星。”礼物,如果是作为记忆的铭记而存在的。那么,一颗恒星的名字,大概便是“铭记”的极致了。方若好朝他凝眸一笑:“我觉得,我不但适合当妻子,也很适合当个浪漫的恋人。对不对……”最后一个字的尾音,缱绻地消失在了覆过来的唇齿中。“我觉得我们应该再做一点浪漫的事……”颜苏一边说,一边将她抱了起来,往卧室走去。方若好下意识地扣紧了他的手臂。颜苏一边亲吻她,一边发出低低的笑:“别怕。”才……才不是害怕!身为成熟的都市女性,她对恋人的相处模式十分了解,终究是要到那一步的……只是,知道是一回事,亲自体验是另一回事。她有些神魂颠倒,又有些忐忑不安,情不自禁地蜷缩起了脚趾。身体,被轻柔地放在了床上。颜苏脱掉外衫,再次覆上来亲吻她,像个老练而耐心的猎人,一点点地解除着她所竖起的篱墙,诱惑她走入陷阱。呼吸交缠间,方若好忽然想到了贺豫那句“好好享受爱情即可”,然后彻底放松了下来。她开始迎合。…
  14. 密探风之少年

    风晨曦明白他的意思——有自信的人通常都不会太卑鄙,因为他们总是不屑使诈。但是……她看着萧诺,缓缓道:“你不要忘了,有信心的人通常都怕输,因为输不起。寒服散不但能侵蚀一个人的意志,更能摧垮一个人的肉体。你二哥自出道起便未逢败绩,难道他就不怕输给陆双?“怕。”萧诺道,“但前提是:他知道自己会输。”风晨曦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萧诺抢着道:“我的意思是,我二哥并不知道会输给陆大哥,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染上毒瘾。”风晨曦摇头道:“那有可能只是他做给我们看的假象。”“不是假象!”萧诺断然反驳道。“何以见得?就因为他是你二哥?”风晨曦不赞同的看向他。“不,因为他从未张口问我借过东西。”萧诺回答,“那天他毒发醒来问我要药粉,不定是费了多大的劲才开那个口的。”“为什么?”风晨曦问。萧诺没有回答,只是低下头,朝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天天真真,欢欢喜喜,白痴似的笑容。风晨曦赏了他一个白眼,转瞬就“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萧诺笑嘻嘻道:“你看,我是个出了名的白痴闯祸…
  15. 诛龙计中计(诛龙)

    诛龙计中计(诛龙) 作者:十四阙寻龙的五个人衣着寒酸的男人战战兢兢的被人引入花厅。一进厅门,便觉得像是进了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此时正值寒冬,外面天气酷冷,然而屋内却温暖如春。厅的四角各悬着一颗斗大的夜明珠,散发出柔润的白光,而地面竟是以水晶铺成,居然看的见下面汩汩流淌的碧水,几尾金鲤鱼悠然游过。在桌子底下等吃的王子吓得煞白了脸,心里哀号:怎么还没回来呢?不会出事了吧?要她真有个三长两短,而主人又知道是它把朱夜隐的行踪透露给叶姑娘知晓的话,不知会不会迁怒于它,这下惨了……只有曲灵神情自若的继续往嘴里塞食物,不以为然道:“放心,她这么大个人了,你还怕她丢了不成?”唐咪咪瞪他一眼,转向管家道:“站在这里干吗?还不快派人去找!”管家连忙应下,刚想转身,一旁的恨童子已先他一步推着动轮椅冲出门去,唐咪咪连忙也追出去道:“小恨,你去哪?等等我啊……”两人刚奔到院子里,就听得天上传来破风之声,抬头一看,叶好看坐着叶子回来了。“好看,你去哪了?怎么不说一声就跑出去了呢?”叶好看停…
  16. 爱在公元前

    那种心心相通的感觉,如同漆黑夜幕中的一点星光,哪怕只是在白马过隙的瞬间闪耀了一次,也足以被捕捉到。便是在那太多次的相视而笑中,某种微秒的情感在他们之间孳生,然后以几何速度递增……他们都觉察出来了,却不知怎么去抗拒。有时候,在风儿不是很冷,而星光又很灿烂的夜晚,扫罗、米亚他们也会聚集在河边,燃起几堆篝火,烤着肉,喝着酒,唱着歌。她本就性情豪爽,而且落落大方、知错就改,在某次当着众人的面为“兔子事件”道歉后,很快就和大伙打成了一片,关系相处得相当融洽。当然,除了雅各。她始终无法原谅这个出卖过她的小孩,但也许连她自己都不愿意承认,她之所以那么固执的不肯原谅他,只不过因为雅各一点想祈求她原谅的意思都没有。这孩子太聪明也太早熟了,知道她讨厌自己,便有意的避开,比如她和锡安一群人在河边喝酒谈笑,他便会一个人留在帐篷里……很多次,在谈笑甚欢的时刻,倪叛不经意间回眸,都能看见帐篷里的灯光映出他那小小的、瘦弱的身影,孤单坐于一角,一动不动。…
  17. 黑白灰姑娘

    黑白灰姑娘(谁是谁的灰姑娘)【作者】十四阙【文案】遥远的童话里,那少女眉目如画无论有多苦难,即使受了伤害最后还是会有英俊的王子骑着白马来其实每个女孩都有一双水晶鞋影射着水晶下的寂寞和易碎的爱情筹码但是 只要学会坚强有阳光的地方 便有希望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的声音绽放在空气里,干涩沙哑,那是她几近破裂的自尊心。“想帮你爬得更高。想看看你能做到怎样的地步……我说过,西西,我对你充满了好奇。”西露达突然一拳锤在桌子上,餐具被震的跳了一跳,发出很大的声响。她的面容因愤怒而显得格外激动:“请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是仙度瑞拉的守护神,凭什么来干涉我的生活?我记得我已经拒绝过你,我不需要你!听到了吗?我不需要你,不需要你,不需要!”她将餐巾狠狠一拉,任由上面的瓶瓶罐罐倒了一地,然后起身,朝门口走去。身后,雨果悠悠地说道:“你不想救以撒吗?”西露达的脚步顿时停住了。…
  18. 上上签

    一句话提醒了众人,纵使我蓬头垢面,纵使我谦卑依旧,但今非昔比,背后,可有当今天下除了皇帝以外最有权势的男人在撑腰。 二娘立刻伸手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满脸堆笑道:“瞧我糊涂的,也是,麻衣啊,从今往后,咱们家可就靠你啦!” 二姐也跟着道:“麻衣嫁到京里去,咱们也能去京城了吧?听说那里有很多贵胄子弟,个个风流俊逸……” 四姐横眉:“我才不去。” 三姐将我从头到脚,从脚到头细细打量了一遍,疑惑道:“敢情京里的人审美观跟咱们这的不一样?” 大娘几次张口,但又硬生生的压了回去,最后冷哼一声,跺脚道:“总之,你给我好自为之吧!”抬步刚想走,鞋头上的珠子终于经受不了震荡而脱线,滚到地上被她另一只脚踩个正着,当即砰地摔倒在地。 我跟着闭了下眼睛,真是不忍睹视。 大娘爬起来后,一边骂着一边在丫鬟们的搀扶下拐着脚走了。她一走,其他人也纷纷离开。…
顶部
mr007